北欧神话|布袋戏|我的英雄学院|是江南黑但好像不小心爬回了楚路|莫毛果然还是心头爱|加上写过的cp人物都是墙头|缘更|最近在打昆特3

【玉邃玉】人工智能(零、一)

零部分有较大改动,本文含一点点墨远【。】

【零】

雨水打在玉离经的悬浮终端上,“吧嗒”一声之后,连续弹出的几个窗口泛起红光,末端的“Error”让他紧皱眉头。

“御钧衡,”他低声道,“……劳烦关了天气同步。”

话语方落,头顶的乌云如墨滴浸入水中那样化开,点点金芒汇聚成一轮小小的太阳。总控系统调整了室内的温度和湿度,阴寒湿冷被干燥和温暖代替。

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位穿着月白古服的青年,他歉意地对玉离经点一点头,行走动作间带起一串串淡蓝的数据流。

“……打扰到您的工作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玉离经闭眼,拇指和食指重重揉着眉间。听闻此言,他摇头笑道:“是我忙于工作,方忘了家中这些小事,却不能怪你。数日失利,倒不如停下休憩。”

他靠在柔软的沙发上,用手指抓取终端把它放到一边,随口问道:“这几天下来,有什么堆积的事情么?我往日可有给今天做什么备注?”

御钧衡不知何时拿出一本册子捧在手上,此刻正作翻阅。听玉离经发问,动作于是一顿。

“没有堆积的物事。”他回答,“不过算算时日,您订购的机器人今日当要到达。”

“是,邃……遂是时候了。”他招手,先前被他移开的终端又浮至他眼前。“物流状况却有些奇怪?”

约莫半个小时后,胡乱翻着新闻的玉离经面前突然弹出一个新的界面,检测到有陌生人发送了入内申请,监控系统于是把画面传送过来。门外是一个褐发的青年,一头蓬松的发因雨水而塌落。看起来他还有点局促不安。

玉离经同意了申请,玩笑般对御钧衡抱怨道:“现在的物流系统是怎么回事?启动了我的机器人后让他自己找来,倒的确是很省心。”

*

几分钟后这位有些内敛羞涩的机器人站在玉离经身前,像是古早年代翻了错的学生在老师面前罚站。注意到自己全身湿淋淋的不太好,他悄悄开了干燥,暖热的气流让玉离经舒服得眯起眼睛。

“你认得我吗?”他首先问道。

“认得,”机器人乖乖答道,他的眼睛直视玉离经。“您是我的主人玉离经。”

“不是主人,”玉离经笑,“我希望有个朋友,你若不嫌弃,往后称我离经便好。”停顿一下,他又加一句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好的。”他说。“我叫邃无端,”

玉离经倏而恍惚了。

“离经?”邃无端问,分析面板上玉离经的数据都在正常范围内波动,但是有部分微表情不对劲。“离经?”

“没什么。”玉离经摇摇头。“想起一位故人。”他摸摸自己肚子,温和地发问:“那么,无端会做饭菜吗?我饿了,可是现在不想自己动手。”

邃无端沉默了一下。他的系统里没有装载烹饪程序……不过公司的网站有提供扩展下载,安装就行了吧?

“我会。”他有些心虚地回答。

*

邃无端走后,玉离经打开一个网站,黑色的界面弹出一个灰色的窗口,操作系统样式和几百年前被淘汰的一个模样。他从墙角拿起一个银白金属盒子,用里面的彩笔在珍贵的原木浆纸上画了一幅画。凌乱的星星月亮散落在各个角落,被随意地彩涂,像极了幼儿的随手涂鸦。他把这张画扫描、加密而后发送,对面接受之后沉默几分钟,也用相同的手法传过来类似的一张图。

“消息。这边好。”

不对,他换了加密方式,发生了什么事?

玉离经皱着眉将图片存入终端。

 

【一】

把界面关闭,并且将相应的访问痕迹全部清除后,玉离经伸伸懒腰准备小憩一会。不过厨房传来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的计划。

他赶紧跑到厨房,顺便把御钧衡叫出来应急。待玉离经拉开门后,看见的是仿佛战斗遗迹的灶台和十二分愧疚的邃无端。

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“我不知道怎么生火。”邃无端低声道。

玉离经环顾自己的复古厨房。以灶台为中心有浓重的喷溅和灼烧痕迹,中央的锅已经糊成一团烂铁。幸好柜子材料不错,只是表面有黑色痕迹,里面存放的器物幸免于难。

于是开启了武器系统吗。他想。

“如果现在上报,”御钧衡道,“大概三天后会有维修机器人过来修复。”

玉离经和邃无端面面相觑。

“那我带你去见一位朋友罢,本来这行程安排在下个月。”玉离经道。“不过现在厨房坏了,我们去见见他,顺便蹭个饭。”

*

不同于玉离经家中的舒适和温馨,他的这位朋友选择了极简的风格,若不是摆放了些许生活必需品,根本看不出这儿住着人。

“你竟然来了,”墨倾池道,“我以为你是那种整天窝在家里不想迈出一步的人。”

墨倾池和玉离经住在两个不同的城市,而城市间往来的手续较为复杂,故而当玉离经携邃无端抵达时,人造太阳已经开始发出昏黄的光。

“那是通常情况,”玉离经道,“现在则不是。”

“你家小朋友来了?”墨倾池请他们进屋,顺便打量着邃无端:“看起来很乖。”

邃无端愣了一下,赶紧道谢。

“在这等着吧,”墨倾池道,“我让智能管家接待你,离经跟我去厨房。我可不会让你白白蹭饭。”

“区别对待,圣司你可真令人伤心。”玉离经抱怨般锤了墨倾池的肩膀。

“对你当然要区别一下,毕竟我们是最好的‘朋友’。”墨倾池着重念了“朋友”这个词。

*

墨倾池和玉离经的厨房是找同一家复古公司设计修建的,以二十一世纪的厨房为样本,尽力还原之余改进一些设备,不过确保不用现代科技辅助,完全手动。

这同样意味着这两间厨房无法用科技手段监视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趁着墨倾池料理食材,玉离经在纸上写道。

“二号出了点小问题,”墨倾池停手,换玉离经去料理。“鬼麒主开始怀疑,他加强了对我的监控。虽然我们做的很隐蔽,但是时间太仓促,没能干净扫尾。他迟早要怀疑到你头上,你要小心。”

“我一直都很小心。”

“那就更小心,无端现在在你那里,任何一点破绽都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墨倾池一顿。

“我不想让无端成为第二个沧溟,”他答非所问。“我会留在这里。”

 

 

评论 ( 2 )
热度 ( 6 )

© 颜成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