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吞雪|野尘|秋陈|玉离经|

【玉邃玉】无尽黄昏(碎片)

北欧神话衍生paro,「」中为神话中的人名、物品名、地名。

碎片01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邃无端闻言,警惕地退后了几步。玉离经伸出去的手一时落空,他讶异一会,这才恍然大悟似的说道,哦,是我逾越了,我问的不是真名——我只想要一个称呼,在人间行走的命格继承者,总是要有一个称呼吧?

邃无端想了想,这个人好像是圣司的朋友,而圣司又助自己良多,想来他也是好人,何况称呼也并不能束缚什么。

我的名字是邃无端。他道。

很可爱的名字。玉离经对他笑一笑,示意他跟上。很抱歉我们原来的主事者冤枉了你的父母,我会尽力为你洗刷冤屈。不过证据还在搜集,不知你可否助我们一臂之力?

当然可以。邃无端应道。他想了想...

北欧神话主线剧情整理


北欧神话,是指流传在冰岛挪威斯堪的纳维亚等北欧地区的神话传说,可以说是北欧多神教和民族英雄史诗的结合。但是幸运又不幸的是,它在发展的过程中因基督的宗教入侵而中断了,所以现在流传的北欧神话其实是半完成品,并且版本众多。我这里讲的是我所知道的版本。大部分内容来自茅盾先生的小册子《北欧神话ABC》,有根据其他传说改动,部分译名有更改。

这个就捋个主线,所以神话里某些支线和细节就不讲了。

宇宙初始,没有天地之分。永在的只有一口深不见底鸿沟,名为金侬加鸿沟。鸿沟南面是火焰之国,那里有一个巨人苏尔特尔不断用他冒着火星的剑砍击冰山,冰山被融化后蒸腾又凝固成寒霜,就这样填满了宇宙中央,而后霜巨人伊米尔便从...

如果新剧儒门线发生在商战paro


学艺不精xjb乱编的放lof存个档(。)

儒圣明德集团,总部兼母公司德风古道,子公司仁宇明圣等。四门以下是子公司的分公司,比如阅霄门。【战乱前制度已经完善,集团全都是有限公司】
战乱前方御衡制天命二人在中原开设德风古道,战乱结束后看到沿海地区的商机,遂往东部开设仁宇明圣。方御衡带走了德风古道一部分股份,这部分股份由方御衡直系代代相传。但是毕竟两个公司离得很远,兼之方及其直系都是仁宇最大股东兼首席执行官,所以除重大事件外都是委托代理人参加德风古道的股东大会。
敬天怀的代理人当然是慎恒之啦。这里设定敬天怀是方御衡的孙子,方御衡壮年去世。
*
德风古道内部有昊正五道的传言,说的是法凤剑侠皇五只。为什么呢?...

【墨玉】舌尖上的墨玉之荔枝

更新的理由真的是一周前吃到了好吃的荔枝…………
然后粗略做了草稿,趁考试过半放了小长假赶紧摸出完整的来……
还有好几门没考,cry

玉离经嗜甜,却不爱吃甜荔枝。

墨倾池不爱甜食,却将荔枝视为人间至味。

这二位可说是甜中奇葩。

我不是奇葩,玉离经听到这话时笑眯眯,圣司才是。

离经又在胡说,墨倾池此时不免要反对,我哪里奇葩?

不要争了。最后是抱着一盆小龙虾围观的云忘归给下定论,在我眼里,不爱吃辣的你们就是奇葩。

哦,云忘归最爱辣,墨玉二人则是标准的江浙口味,一沾辣不免要眼泪汪汪。

爱甜的玉离经这时就该质问墨倾池。他经常是拈起一颗红彤彤的荔枝,摇头叹气:圣司怎么会喜欢这样甜腻的东西,真是...

【玉邃玉】人工智能(零、一)

零部分有较大改动,本文含一点点墨远【。】

【零】

雨水打在玉离经的悬浮终端上,“吧嗒”一声之后,连续弹出的几个窗口泛起红光,末端的“Error”让他紧皱眉头。

“御钧衡,”他低声道,“……劳烦关了天气同步。”

话语方落,头顶的乌云如墨滴浸入水中那样化开,点点金芒汇聚成一轮小小的太阳。总控系统调整了室内的温度和湿度,阴寒湿冷被干燥和温暖代替。

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位穿着月白古服的青年,他歉意地对玉离经点一点头,行走动作间带起一串串淡蓝的数据流。

“……打扰到您的工作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玉离经闭眼,拇指和食指重重揉着眉间。听闻此言,他摇头笑道:“是我忙于工作,方忘了家中这些小事,却不能...

【吞雪】远行客

几个月前的摸鱼,存档……有缘就填……

其一

其时金乌正高,光色盛烈;暖热的风自客栈大堂穿过,吹得人心躁动。

剑邪拍剑出鞘,拙剑古朴,锋刃却亮丽;剑身斜斜映着日光,似是岩浆滴落。他低眉垂眼,并不看身后卧地哀嚎的窃剑者。

“窃剑断手,”他道,“罪已还报,你们走罢。”

但见邻座一人站起,手执白玉扇,扇骨凌然。他将玉扇一收,拍于虎口,拳拳劝道:

“我观阁下性情淡然,又何必执着于一把邪剑?”

少年剑客剑尖点地,静看那说话的公子。他的眼睛极其清亮,但神色又很沉静,像口经年的井。

“我见过你,改头换面,欲夺此剑。”他道。“再有阻挠,莫怪剑下无情。”

“夺剑是为你好。”执扇的公子笑道,“邪剑...

【墨玉】舌尖上的墨玉之莲子

美食使人摸鱼【不
可能会是系列吧,吃到了好吃的或者想起吃过的好吃的就更【喂

墨倾池自东北回来时,注意带了几罐雪蜜给玉离经。

“你嗜甜,却只嗜清甜不嗜腻甜,这着实奇怪。”

玉离经其时正剥着莲子。洞庭湖产的,清早采摘,下午急忙运到这里,也就卖的比其他莲子贵些。他仔细算账,从其他地方抠着扒拉着省下来,一买就是六七个,偏偏一天就能吃完。

“这有什么奇怪?”玉离经笑着把莲蓬上最后一颗子撕出来,捏一捏,发现是空的。于是把它塞回去又合起莲蓬,假装是个完整没被动过的。正打算再吃一个,又觉得让墨倾池两手空空坐在那不太好,就把一半莲子摘下,拢起来推给墨倾池。

“清甜好啊,甜味腻起来属燥热,吃多了身体上多少...

【墨玉】学院日常(西幻paro.)

好像是半夜摸鱼的产物……搬运一下。

少年墨玉超级无敌可爱的【。】然而剧中几乎没有,就自己脑一脑咯。

“……如果把花烧成灰烬,将灰烬放在月光下的钟形罩下边,花的幽灵就会在你面前升起。”

手指随着跃动的文字轻滑,玉离经赶在文字完全消失之前记录下最后一段话。当他最后一笔落下时,这本《星占学》的外壳剧烈抖动,啪地合上跳回书架。

“哦,听见你读的这段话,我在猜想哪位先生的花园又要遭殃了。”

玉离经转身,刚好墨倾池的身影被传送阵稳定下来。

“我之前可没动过花园。”玉离经道。“怎么是‘又’?”

墨倾池打了个响指,一簇小小的变异百里香出现在他手上,被顺手插进玉离经胸前的口袋里——它嫩紫色的小花瓣...

写作指导书籍下载 2016.7.16更新

一颗柠檬多少坑:

马一个


美学书籍推荐:





  • 不是每本书都适合,请一定要参考豆瓣目录后再做决定。



  • 光看不练是没用的。



  • 希望其中有某本书能帮上忙。



  • 度盘不定时更新。








度盘链接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o8aoxIU...






【玉邃】记一次么么哒(。)


“诶,无端。”

玉离经拿着一壶温好的酒,径自敲响了邃无端的房门。主人很快开门了,见是玉离经有几分讶异,却很快将他迎入。

“主事何故寻我?”房里烛光幽微,邃无端挑了挑油烛,好歹让房里亮了点。

玉离经看他仍是有些拘谨,于是笑,说无端怎么还这样生分,叫离经不好么。又把酒就着桌上两个小杯斟上,微微晃了晃。

“倒也无事,不过无端多日未回,我却是想念的紧。今日得空,便寻你一聚。”玉离经道,一边朝邃无端举杯,邃无端也赶紧拿起自己那杯,像是怕辜负了什么情意。

玉离经不说话了,只是一杯一杯接着喝,那酒壶也怪,小小一只,却似乎怎么也倒不完。

酒能乱人性,酒能动人心。邃无端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是感觉自己脸...

1 / 2

© 颜成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