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欧神话|布袋戏好多对|楚路|莫毛|加上写过的cp人物都是墙头|缘更|昆特3玩家|起点文忠实读者|爱好骨科

【玉邃】记一次么么哒(。)


“诶,无端。”

玉离经拿着一壶温好的酒,径自敲响了邃无端的房门。主人很快开门了,见是玉离经有几分讶异,却很快将他迎入。

“主事何故寻我?”房里烛光幽微,邃无端挑了挑油烛,好歹让房里亮了点。

玉离经看他仍是有些拘谨,于是笑,说无端怎么还这样生分,叫离经不好么。又把酒就着桌上两个小杯斟上,微微晃了晃。

“倒也无事,不过无端多日未回,我却是想念的紧。今日得空,便寻你一聚。”玉离经道,一边朝邃无端举杯,邃无端也赶紧拿起自己那杯,像是怕辜负了什么情意。

玉离经不说话了,只是一杯一杯接着喝,那酒壶也怪,小小一只,却似乎怎么也倒不完。

酒能乱人性,酒能动人心。邃无端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是感觉自己脸上逐渐红了,刚想推说自己已经不胜酒力,便看见玉离经又仔细抿完一杯。

灯火又暗下去,被酒意慢慢浸染的两个人也没有去挑一挑的兴致,就由着它从一簇火苗变成灯豆。玉离经的眼睛也跟着暗下去了,邃无端却觉得那湖面风平浪静,于是一轮玉盘浮上来,跟天上那个相映成趣。

“主……离经,”邃无端道,“是醉了么。”

玉离经半合着眼,听了这话复又张开,摇头道,这还不算醉,大概叫微醺。身为主事,这些酒量还是有的。

嗯,是。邃无端乖乖应道。犹豫了一会才低声说,可是主事,我喝不下了。

怎么又唤我主事?玉离经笑道,明明方才还叫对了。

我得想个什么办法让你改口。他于是盯着邃无端,轻声道。

邃无端还来不及回应,嘴角就被什么温柔湿软的东西碰上了,玉离经步摇上的金叶子晃晃荡荡拍到他脸上,触感冰凉,却不使清醒,反催醉意。

“离……”他甫一开口,却发现嘴巴的张合都会引起最为亲密的摩擦,不开口却又像有些不对劲。

我该怎么办?邃无端想。

“无端,无端。”玉离经这时又抬起头,笑眼看他。未等邃无端反应过来,这次玉离经命中准了,邃无端的唇齿于是不经意间就被撬开。

这回就算有话也没法说了。玉离经轻轻咬住邃无端的上唇,偏着头慢慢含。邃无端则是把注意力放在玉离经捧住他的手上,觉着玉离经的手很暖和,一点也不冰凉,舒舒服服的。口中传来的异物感似乎也被手指的摩挲抚平。又或者是想到那是玉离经,所以什么都不在意了。

邃无端抬手抱住玉离经,主动加深了这次厮磨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6 )

© 颜成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