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欧神话|布袋戏|我的英雄学院|是江南黑但好像不小心爬回了楚路|莫毛果然还是心头爱|加上写过的cp人物都是墙头|缘更|最近在打昆特3

【吞雪】阑珊(下)

辰星如霜。

少年人听完吞佛童子的话语后,嘴里头嚼着的草停了一瞬的晃动。他调整姿势使自己睡得更舒服后,只是道了一声:

“唔。”

并没有很惊异,反而显得有些兴味。

“魔呀,我在城里头的话本听过。”他说。“有两种,好魔和坏魔。”少年人颇有些顽皮地笑起来。“这位魔先生,您是哪种呢?”

吞佛童子看着他,也是很悠闲地答道:“汝认为人可仅仅分作好恶两种么?汝又是哪种?”

“嗯,不知道。”少年人摊手,“这种事情总是要别人来评判,庄子里有说我是乖孩子的,也有说我是捣蛋鬼的。那就是说我是好人也是坏人咯。你呢?别人评判你是怎么样的呢?”

吞佛童子沉默。

“吾所得,不过‘心机’二字。”他道。“汝说,这是好还是坏?”

“看对谁用,”少年人吐掉嘴里那根快要嚼烂的草。“对敌人用是好,对亲人朋友用是坏。”

“……”

吞佛童子闭眼,再睁眼。

“那么,吾该归入汝口中坏魔之列。”

“听你口气似乎并不后悔,那你应该的确是坏魔。”少年人叹口气,“那我运气真不好,遇到了一个坏魔,是不是要去西天见秃驴啦。”

朱厌剑身突然颤抖了一下。

笑的。

“汝不喜佛门?”魔盯着少年人,发问道。

“转移话题,”少年人不满道,又是叹气。“是啦,我小时候有个高僧路过庄子,看见我就说我有佛缘,天生慧根,想把我带走,苦行、清修。”

“汝拒绝了。”

“父母决定,我亦反对。”少年人道。“在庄子里生活多好,自由自在。家境富足,世事平和,又念及佛门清苦戒律……即使他们信佛,也不舍我去修佛。”

“我也舍不得父亲母亲,舍不得庄子里任我胡闹也无奈纵容我的邻里们哪。”少年人咧嘴一笑。“那和尚见劝不动,就在庄子里待了好久,天天访我父母。久而久之不见动摇,便放弃了。

“管他的慧根佛缘,”少年人撇嘴,“那些对我来说过于缥缈了,我只想过好现在的日子。”

“哦……。” 吞佛童子意味深长道。

“你是不是在透过我看谁?你是不是想把我变成你看的那个人?”少年人道,“我看得出来的,”他深深皱眉,“我不会同意的。”

“汝终于不再伪装了?”吞佛童子看着少年人一直紧绷的身体,“吾出现之前,汝已紧张许久。这般说来,汝非是仅仅具有慧根……无怪乎那僧人想把你带回佛门。若汝当真一心向佛,数甲子后佛门定出一高僧。”

“可我不想,”少年人说,“我不想的事情,他做不到,你也不能勉强我。”

“吾不会勉强,”魔道,“汝不是他。”

“哦?”少年人疑惑道,却仍是警惕地看着他。

“汝所说之人,吾与他有过约定。”吞佛童子解释道。“以“记忆”为限,想起了,汝便是他。”

*

多年前剑雪无名曾问道吞佛童子,若转世之人抗拒,他当何如。

魔面无表情地盯了剑雪无名好一会,承诺道:

“吾便……再等一世。无那段记忆,他们也非是汝。”

“我应下你,”他道,“绝不为难他们。”

那一世他们初表心意,得到吞佛童子承诺的剑雪无名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。

“往后,需让你久等了。”他说。

*

“吾不勉强。”魔再道。

“唔,”少年人于是说道。他有些微微放松了警惕。“那如果我此生都不想起呢?”

魔垂眼。

“那便去寻下一世,”魔说。“生生世世,总有一世会想起。”

“那你听起来还蛮可怜……”

知了鸣叫开来,而夜愈加入深。

说完那句话后,他们静默了许久。少年人望着慢慢变化的树影,开始困倦了。

朱厌剑灵不知何时已化出身形,在一旁默然伫立。

“吾与汝该走了。”吞佛童子道。

“不再等了?”剑灵沙哑问道。

“灵性强绝,意志坚定。”吞佛童子评价道,“这一世的主体意识非常强大,并且抗拒着佛魔与前缘。剑雪大概会一直沉睡。”他起身负手,“再等等罢。”

“已有三世不曾想起了。”朱厌低头,踢动了地上一颗石子。

“汝能找到他,便说明缘分未尽。”吞佛童子道,“千百年了,也不总是找到便能想起。”

“唔。”

朱厌身形闪了闪,化回剑形。

魔负剑,再看了少年人一眼,回身远去。



开森,写完惹!好久没有想要产粮的CP了这次萌上吞雪看见圈里面的大家全都抱着“搞事搞事产粮产粮”的心态好嗨森啊233333

搞事万岁产粮万岁!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3 )

© 颜成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