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欧神话|布袋戏好多对|楚路|莫毛|加上写过的cp人物都是墙头|缘更|昆特3玩家|起点文忠实读者|爱好骨科

【墨玉】舌尖上的墨玉之荔枝

更新的理由真的是一周前吃到了好吃的荔枝…………
然后粗略做了草稿,趁考试过半放了小长假赶紧摸出完整的来……
还有好几门没考,cry






玉离经嗜甜,却不爱吃甜荔枝。

墨倾池不爱甜食,却将荔枝视为人间至味。

这二位可说是甜中奇葩。

我不是奇葩,玉离经听到这话时笑眯眯,圣司才是。

离经又在胡说,墨倾池此时不免要反对,我哪里奇葩?

不要争了。最后是抱着一盆小龙虾围观的云忘归给下定论,在我眼里,不爱吃辣的你们就是奇葩。

哦,云忘归最爱辣,墨玉二人则是标准的江浙口味,一沾辣不免要眼泪汪汪。

爱甜的玉离经这时就该质问墨倾池。他经常是拈起一颗红彤彤的荔枝,摇头叹气:圣司怎么会喜欢这样甜腻的东西,真是小姑娘口味。

自是它晶莹可爱,饱满圆润;若遇上个大的,手指轻轻一按便要流出香甜汁液,实在是“吹弹可破”。

那又怎样?玉离经瞥了一眼墨倾池,清清淡淡说一句。

你也“吹弹可破”。

那可要谢谢圣司夸奖。他道。

玉离经自小就长得可爱,尤以那从娘胎里带来,又似乎是要一辈子带着的婴儿肥最为惹人欢喜。长辈见了他都要夸一句白玉娃娃。席断虹听了这般玩笑,还真给他寻来一块羊脂玉作为十周岁的礼物。

席断虹把玉挂上他的脖子时,玉离经正和邃无端、斩获从外头玩耍归来,脸颊上带着几滴汗珠,又有点泛了脂质的光。殊不知此时映着微光的脸,跟玉同色了。

表哥真是个玉做的人儿,是不是呀,获儿、无端?

斩获没说话,只一点头作回应。邃无端却很是耿直地答道,表哥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孩都好看。

后来墨倾池从邃无端口中听闻这桩旧事,难免经常拿来打趣玉离经。玉离经也是个不示弱的,每次被一道“夸奖”,便要很有礼貌地回几句“谢谢、谢谢”。

不谢,不谢。墨倾池也很有礼貌地回答。

然后墨倾池继续剥荔枝,玉离经继续剥莲子。

不过莲子好剥,荔枝可不怎么好处理。墨倾池不爱留指甲,只是拇指那块修得长一些,用来摆弄这些荔枝啊莲子的。有时候老手也要出意外,遇上特别特别饱满的荔枝,有时会不着意把汁液溅到玉离经脸上。

墨倾池!

玉离经佯怒。

哦,抱歉抱歉。我来擦。墨倾池连忙去补救。

至于用什么去擦拭?

嗯……这是个大家都知道的小秘密。

*

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喜欢荔枝?玉离经懒洋洋地问。

因为它实在很像你,墨倾池笑道,我吃它时,常常会想到你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

© 颜成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