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欧神话|布袋戏|我的英雄学院|是江南黑但好像不小心爬回了楚路|莫毛果然还是心头爱|加上写过的cp人物都是墙头|缘更|最近在打昆特3

【吞雪】远行客

几个月前的摸鱼,存档……有缘就填……

其一

其时金乌正高,光色盛烈;暖热的风自客栈大堂穿过,吹得人心躁动。

剑邪拍剑出鞘,拙剑古朴,锋刃却亮丽;剑身斜斜映着日光,似是岩浆滴落。他低眉垂眼,并不看身后卧地哀嚎的窃剑者。

“窃剑断手,”他道,“罪已还报,你们走罢。”

但见邻座一人站起,手执白玉扇,扇骨凌然。他将玉扇一收,拍于虎口,拳拳劝道:

“我观阁下性情淡然,又何必执着于一把邪剑?”

少年剑客剑尖点地,静看那说话的公子。他的眼睛极其清亮,但神色又很沉静,像口经年的井。

“我见过你,改头换面,欲夺此剑。”他道。“再有阻挠,莫怪剑下无情。”

“夺剑是为你好。”执扇的公子笑道,“邪剑邪气太重,你这般的少年又如何镇压?莫不要被邪灵侵占意识才好。”

他边说道,左手却柔慢地向剑邪攻去,旁人看不清晰,剑邪却发现那公子自五尺外一下缩进三尺内,显是手脚功夫都不错。少年剑客于是抬剑相迎,却不料一把玉扇横加拦阻,于是剑由攻转守,左手却呈鹰爪式探出,逼得那公子回守心口要害。

旁人只道他们在慢悠悠打太极,个中险处只有交手二人心知肚明。数十招后二人竟是不分伯仲,执扇公子心头千念百念闪过,最终咬牙一拨玉扇扇骨,数枚泛着幽蓝的铁片立马弹出,直攻剑邪面门。

“黔驴技穷。”少年人淡然道,正欲以步法避开,暗处恰恰飞出五根竹筷,劲力奇大至于破空生风,刮得剑邪脸颊生痛。再一转头,穿透铁片嵌入壁墙的竹筷完好无损,只是与暗器接触处已然泛黑。

“对付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,此招未免过于阴毒。”角落里,一青面侠客遥遥举杯而笑,“欺侮后辈,铁扇公子可莫坏了自己的名声。”

铁扇公子一惊,旋即瞪视那出手相阻的青面人:“江湖恩怨便是如此,入了江湖,谁管你青少老幼?未有缘由便随意插手他人恩怨,阁下未免管得太多。”

“定要个缘由?”青面人哂然,“许是这位小友比你更为面善。”他又道:“江湖恩怨却也讲个输赢,赢者自然是真英雄,输者又当何如?”

铁扇公子面色倏变,暗器在青面人阻挠下已失去本来效用,而今前有狼后有虎,只能先行示弱。待安全离去,也不怕往后寻不到机会将那剑夺了去。心思转过一圈,他深吐口气,暗自矫正神色,遂抱拳道:“……是我棋差一着。未敢请教好汉名讳?”

“区区不才,”青面人道:“得江湖朋友赏识,得了个‘人邪’的别号。”

“咔擦”一声,剑邪收剑入鞘的手一顿。他抬眼望向人邪,眼中却映出白茫茫一片雪岭。

评论
热度 ( 12 )

© 颜成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